站内搜索: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地方时讯

保千里“沉沦”:大规模裁员高层换血 重组自救失败

时间:2017-12-25 17:34:22  来源:新华网  作者:

 大规模裁员、欠薪;高层换血、重组自救失败;员工持股被套要求公司回购,保千里称“公司没钱”

 

  从9月到12月,一家昔日市值400亿的上市公司,用自身经历展现了又一个乐视式“生态圈”的垮塌。

  12月19日,保千里公告称,原控股股东、原实际控制人、原董事长庄敏因涉嫌信息披露违规违法被证监会立案调查,成为保千里一系列危机中的最新一环。

  今年7月证监会发布对保千里借壳上市造假上市的处罚之后,保千里的危机在两个月后集中爆发:股价暴跌、银行抽贷、诉讼、债务违约、股份冻结、实控人变更、证监会调查等事件连环发生,并以极快的速度恶化。

  近日,新京报记者独家获悉,目前监管层人员已经进驻保千里进行调查,而调查针对的主要事项即为此前由实控人庄敏推动的、备受争议的收购。

  多位保千里员工告诉记者,经历上述多重风波之后,保千里实施大规模裁员,员工从两三千人萎缩至数百人规模,并一度经历欠薪。而期间公司还曾计划通过重组自救,并至少酝酿出两套方案,但均未能成行。

  12月24日,记者就相关问题向保千里公司方面发送了采访提纲,截至发稿未获得回复。

  连锁危机中

  创始人庄敏被调查

  12月18日,保千里公告称,公司原控股股东、原实际控制人、原董事长庄敏于12月18日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调查通知书》(编号:苏证调查字2017091号):“因涉嫌信息披露违规违法,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的有关规定,我会决定对你公司进行立案调查,请予以配合。”

  12月23日,两位保千里员工告诉记者,证监会的人已经来公司驻点了。员工陈雨(化名)表示,之前董事长鹿鸣报案后,就有证监会的人来查了。主要是和高管、业务部门负责人谈话,了解的主要是庄敏任内的并购案的事情。

  保千里的创始人为庄敏。据记者2016年走访保千里时了解,庄敏曾两次创业,第一次在广州,大约十年前来到深圳第二次创业,做电子视像产品,十年后携公司上市。

  凭借保千里的借壳上市,庄敏本人的身价在2015年胡润百富富豪榜中排名120名,身家财富达180亿元。

  “在上市后,保千里开始大幅转型做生态,主要是老板通过投资并购一些新兴产业,向VR、机器人、人工智能方向转型”,一位保千里员工告诉记者。不仅如此,保千里还曾与乐视抱团为“战略合作伙伴”。

  也因此,有声音将保千里称为“翻版乐视”,其股价一度逼近400亿元,集VR、人工智能等众多概念于一身。

  如今,“翻版乐视”走上了乐视的老路。

  2016年12月28日晚,保千里发布公告称,公司于12月27日收到证监会调查通知书,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规违法,证监会决定对公司进行立案调查。

  今年7月12日,保千里发布公告,公司收到了证监会的《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保千里在中达股份发行股份购买资产的过程中,向资产评估机构出具了两类虚假的意向性协议。而相关虚假文件使保千里估值虚增27339万元。8月12日,保千里公告收到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书》,相关人被警告和罚款。

  以造假事件为起点,保千里这一深圳当地曾经的明星上市公司开始“沉沦”。

  9月3日晚,保千里公告,遭到汇丰银行深圳分行冻结资金。当时公司称,公司被冻结资金总额为17316万元,其中非公开增发募集资金16984万元。

  以这一抽贷事件为开端,保千里在接下来经历了高管集体辞职并换血、上市公司起诉实控人、股份冻结、债权人起诉公司等一系列危机,并在进入12月之后步入违约。

  据记者梳理,保千里到期未清偿的债务分为三类。银行贷款方面,债权人为民生银行、上海银行和汇丰银行,逾期金额分别为2亿元、10039.59万元和6006.81万元。此外,保千里2016年非公开发行公司债券的第一次付息日为2017年11月30日,公司未 按时支付债券持有人的利息,共计7200万元,造成债券逾期。

  保千里称,因公司对部分债务未能按时偿还本息,可能造成公司债权人要求提前清偿未到期债务的风险。

  高层换血后对创始人展开“清算”

  一系列危机之中,保千里发生高层换血。

  今年8月,庄敏宣布辞任保千里董事长。到11月16日,保千里宣布,庄敏将公司25%股份所对应的表决权、提名权、提案权不可撤销地授予周培钦,公司控股股东及实控人随即变更为周培钦。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今年9月,有媒体报道质疑庄敏主导的投资并购,称“巨额投资流向个人”。在10月13日的公告中,保千里还对上述质疑做出了否认。而到了庄敏不再是公司控制人的11月17日,保千里在公告中的立场扭转,其称在收购楼通宝、安威科的过程中,估值有虚高嫌疑。

  公告称,“公司立即对由原董事长庄敏主导的所有对外投资事项,逐一开展清查工作,涉及对外投资总额约20亿元。”

  保千里11月25日公告披露的江苏证监局监管决定显示,收购楼通宝过程中,存在预付大额增资保证金等显失公平的条款,目前部分增资保证金尚未按约定退还。

  在保千里中层员工李新(化名)看来,保千里现任管理层对庄敏采取的上述举措并不奇怪。

  “现在是谁持有股票谁受牵连。公司高管每个人都有股票,他们几乎是倾家荡产被套牢,他们和我们的利益是一致的”,李新说。

  据新京报12月22日报道,因两年前参与公司发起的员工持股计划,包括众多高管和公司骨干的上百名员工如今被深深“套牢”,每人都有几十到数百万的巨额贷款“压顶”,有员工担心“股票退市,钱打了水漂,而债务又背了一身”。

  12月11日,保千里在公告宣布就庄敏涉嫌侵占公司利益事宜向证券监管部门及公安机关报案,通过司法途径最大限度追回公司损失。而根据12月13日公告,就在公司报案的同一天(12月11日),保千里收到了证监会《调查通知书》:“因涉嫌信息披露违规违法,我会决定对你公司进行立案调查,请予以配合。”

  大幅裁员

  重组“自救”告吹

  在公司新管理层对庄敏任内的并购进行调查的同时,公司资金链紧张的态势持续恶化。

  财报显示,截至今年9月30日,保千里货币资金5.07亿元,与去年同期的28.6亿元货币资金相比,已然大幅度萎缩。

  12月23日,保千里中层管理人员李新(化名)说,现在公司很多部门都被整个裁掉了,原来两三千人,现在只剩下几百人。

  “具体数字我没掌握,最终计划剩下一百来人,变成了一个壳子。”

  李新称,今年四五月份开始,生态公司就开始裁员了。“从9月份汇丰抽贷开始,资金紧张,保千里自己也开始裁员”。

  保千里员工陈雨也确认了公司裁员一事,称公司目前只剩下几百人,后续还将进一步裁员。

  裁员之中,保千里一度经历欠薪风波。

  李新告诉记者,今年12月4日保千里所发的公告中,借款五千万的用途就是用于给员工发工资的,而这些工资大概能发到明年1月。“剩下的员工现在是惶惶不可终日。”

  据保千里12月4日公告,保千里向股东丁韶华先生借款人民币5000万元,借款期限90天,公司及下属子公司以专利、软件著作权、车辆设定质押作为担保措施。

  与此同时,保千里的生产已经陷于停滞。

  李新告诉新京报记者,现在公司主要只留下两个业务,打令业务和汽车业务。“厂区目前已经没有生产了,首先是没有资金,没法生产,然后是手上的产品也要想办法卖出去,手机还有一万多台需要消化。”

  证监会调查、资金危机、业务停滞的情况下,保千里也并非没有试图自救。

  今年10月10日,已经身处危机之中的保千里发布公告称,其全资子公司与中国联通下属子公司签署打令VR手机采购合同,金额5.4亿元。

  李新告诉记者,“这个合同并不是说联通一下子给5个多亿,而是说联通先拿货看卖得怎么样(再继续说),中间结过一次款,大概一千万,但保千里这个手机销量其实不好,后续合作不理想。”

  陈雨称,VR手机确实销量不好,主要原因是公司没钱,营销费用不够,不能给下游渠道补贴。

  保千里也曾试图引进重组方。

  今年7月25日,经历股价暴跌的保千里因筹划重大收购事项而停牌,并于8月8日进入重大资产重组程序,并停牌至今。

  李新告诉记者,保千里的停牌重组就是寻求引进投资者,至少有两套方案,最开始想引进的是一个东莞企业,后来三股东陈海昌也想投资公司,“调查两个月后发现没法救,窟窿太大了,大概是11月退出了。”

  记者注意到,保千里11月17日公告显示,陈海昌本着履行股东职责、维持上市公司的持续发展能力,愿意在停牌期间主导开展整顿处置工作,并出任新成立的公司整顿处置领导小组组长,而鹿鹏(即公司董事长)、周培钦(公司当前实控人)仅为副组长。

  对于陈海昌曾遇投资一事,陈雨也予以确认,她表示,后来此事不了了之。

  针对两名员工的这一说法,目前尚未得到来自公司方面的证实。

  “现在公司主要是新董事长鹿鹏在管理。庄敏辞去董事长后就没出现过了,员工想找也找不到。”一位保千里员工说。

  关于上述相关问题,截至目前,新京报记者向保千里邮箱发送的采访提纲尚无回复。

  ■ 相关新闻

  保千里股权激励涉嫌多处违规

  随着公司危机持续发酵,保千里自身员工“中枪”了。

  2015年底,保千里起草了第二期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授予股权激励权益共计3984.7018万股,包含102人。这期激励性股票是以当时均价14.49元的一半授予,即每股7.25元。

  2016年12月28日,该批股权激励第一次解锁条件已经满足,对20%的股票进行解锁。

  当日,保千里股价收于13.97元,比保千里员工的购买成本高一倍。据新京报12月22日报道,彼时保千里相关员工收到公司通知不能抛售,而一年过后的现在,保千里境况急速恶化,虽然股价仍然在10元以上,但员工担忧公司恐因财务造假和监管层调查而被退市,股票一文不值,而动辄数百万元的债务则直接压在员工身上。

  12月22日晚,保千里相关人士向记者确认了员工股票被套的情形,并称“目前员工要求公司现金回购剩余80%未解锁股票,公司领导同意了,但公司没钱。”

  消费贷“包装”后

  用于员工持股

  一位保千里中层人士告诉记者:2015年公司操作员工激励股的事情,其实很多员工是不具备贷款条件的,但为了让员工买更多股票,老板(即庄敏)找了上海银行,让银行贷款给员工去买公司股票。“签的贷款合同里没有提到资金是用于买股票”。

  记者自保千里内部员工获得的材料显示,上海银行放贷成功后,保千里要求员工签署了一份购买珠宝、玉器的书面文件,将此消费贷款进行“包装”,后用于购买股票。一位当事员工向记者确认了此事。

  据记者看到的一份个人信用消费贷款授信合同显示,授信用途明确显示为“具体用于消费”。

  该合同显示,受信人承诺严格按本合同约定的用途使用贷款,不挤占挪用贷款,不将贷款用于从事股本权益性投资、股票、基金、起火、金融衍生品投资以及其他法律、法规、规章及监管规定禁止的用途。

  据保千里2015年公布的首期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方案,公司承诺“不为激励对象依本计划获取有关限制性股票提供贷款以及其他任何形式的财务资助,包括为其贷款提供担保。”

  新京报记者看到的一份附有多人手印、名为“保千里激励性持股员工联名上书”、提交给公司董事会的文件显示,“我们的最低要求是:股权激励作为员工福利,公司得优先处理,明确解决方案及时间节点,回购所授予股票,补全员工损失”。

  同时,保千里员工也开始寻求银行方面进行沟通。

  新京报记者自保千里内部人士获得的一份附有多人手印的“关于保千里股权激励员工暂停偿还上海银行深圳龙岗支行贷款的联名告知书”显示,现保千里众持股员工联名向公司申请回购剩余所持股票,并向贵行正式提出,从本月20日开始,暂时停止还款。在此期间,银行对此事件涉及员工个人逾期还款及征信问题作特殊情况妥善处理。

  在该文件中,保千里员工表示,对于保千里公司2015年底实施的第二期股权激励计划,在时任董事长庄敏的个人担保下,对授予激励股的大部分员工统一安排了贵行进行消费信用贷款,贷款资金用以购买公司激励股票。但该合同多条款涉及违法违规行为,贵行(上海银行深圳龙岗支行)却在明知故犯的前提下紧密配合保千里完成放款操作,完全无视合约条款,严重损害持股员工利益。

  12月24日,上海杰赛律师事务所王智斌律师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如果确实有证据证明银行明明知道他们贷款目的是购买股票,那贷款就是违规贷款。违规贷款还是要归还贷款,但贷款利息能不能收回需要法律判定。我们认为,如果有足够证据证明银行是明知的,那享有的利益不应受到保护,贷款利息有可能不会获得法律支持。

  创始人或涉“违规担保”“变相操纵股价”

  除银行被指违规放贷之外,当初为员工进行担保贷款、而后又不许员工抛售股票的原实控人庄敏,也被认为难逃干系。

  王智斌表示,如果实际控制人明知担保用途不是消费,而知道其真实用途的话,那违规担保本身也是无效的,银行可以追究担保人责任。

  “如果要求员工不抛售,我认为属于变相操纵股价”。王智斌称,“二级市场股价是各方综合博弈的结果,人为干预的话、加入持股量比较集中、对股价产生影响则属于操纵市场。在操纵市场上,监管列出了几个典型表现,运用资金优势、运用信息优势等,我认为它这种非典型的现象也构成操纵市场。”

  记者了解到,保千里员工还提出了将员工债务转为公司债务的方案。“但这个方案推进难度比较大,需要相关方面与银行沟通。”一位保千里员工称。

  截至目前,新京报记者向上海银行所发采访提纲尚未收到回复。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网络互助平台诱导入会遭质疑 资金去向谁来监管
网络互助平台诱导入会
朔城交警及时救助 货车司机送锦旗致谢
朔城交警及时救助 货车
淄博博山镇召开法治文化基地建设培训会
淄博博山镇召开法治文
博山区司法局举办法治教育讲座
博山区司法局举办法治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网站首页 健康导报 服务条款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网站导航 免责声明
CopyRighr @ 2000-2010 www.zgjkdb.com 版权所有 中国健康新闻网 - 中国第一健康门户网站 - 京ICP备09033879号 - 京公网安备 110105003546
频道识别号:011050312012 (发证机关: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京)字第04363号
本站信息仅供参考_不能作为诊断及医疗的依据 ┊ 本站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_请速与我们联系